神馬電影網 - 神馬電影網

搜索

這才是《決勝時刻》最大“彩”蛋 揭秘電影修復

1905電影網專稿 當黑白畫面流轉成彩色影像,歷史經典時刻更加珍貴動人。

“高清彩色修復,這不是演員,這是真的”、“看過很多次開國大典的影像,全部是模糊的黑白視頻”、“期待大銀幕上面的開國大典彩色畫面”……《決勝時刻》官微發布了一組經過修復的開國大典的彩色畫面劇照,立即成為輿論焦點。

“有人跟我說,手機上看到了毛主席在開國大典的彩色錄像,我一聽就覺得很不尋常,因為我拍攝《建國大業》的時候,找遍了國內的資料庫也只是幾段黑白影像。” 根據北京青年報報道,這段片尾長達4分鐘的珍貴彩色影像,乃是黃建新導演幾經波折,從俄羅斯檔案倉庫的膠片中找到并買了下的。后來,經過中國一家企業的轉4k技術,膠片“煥然一新”。

在國內,開展電影修復業務的單位有中國電影資料館、電影頻道等單位,也有愛奇藝為代表的在線娛樂公司、三維六度等影視文化公司參與其中。他們參與修復的電影包括《盜馬賊》、《甲方乙方》、《地道戰》等。

修復版《盜馬賊》海報

同為獻禮題材的1989年版《開國大典》,目前也已經完成4K修復,將于近期上映。 

4K修復版《開國大典》看片會

電影修復“三步曲” 

電影修復是一場與時間的賽跑。 目前,電影修復的對象按照介質主要分為膠片電影與數字電影。當今觀眾接觸最多的便是數字電影,簡而言之,數字電影是指用數字化介質代替膠片的電影。而膠片電影是指用膠片攝影機拍攝、制作、傳輸和播放的電影,可以分為細顆粒膠片與粗顆粒膠片。 前者能夠產生非常平滑的畫面,后者能夠產生粗糙的、顆粒肌理明顯的畫面。膠片電影時代,浪漫的愛情場面等通常用細顆粒膠片拍攝,激烈打斗的場景等則用粗顆粒膠片來完成影像采集。

電影問世初期,膠片是用硝酸纖維酯制造的,其成分與火藥棉近似,極易燃燒。據了解,《決勝時刻》中的彩色影像最初由中蘇攝制組聯合攝制。遺憾的是一場意外火災毀掉了保存于國內的這些珍貴資料,所以才有了黃建新導演不遠千里海外購片的故事。 膠片影像對于外部保存條件較為敏感,電影的修復工作的最大價值,在于“讓塵封多年的電影檔案賦予新的活力”。

當前,電影修復主要分為三個步驟:物理修復、數字修復、藝術修復。 “物理修復顧名思義就是對膠片本身的修復,數字修復就是膠片轉換成數字后,再進行畫面和聲音修復的過程,藝術修復主要是針對電影褪色再次還原的過程,如果原創可以參與甚至是可以通過現代科技手段二次創作來彌補過去因技術條件限制而未達到的效果。”中國電影資料館修復師王崢如此說到。同時,他認為物理修復是種傳承,數字修復是種技藝,藝術修復是種還原。 

資料館修復的默片《奮斗》

據王崢介紹,中國電影資料館物理修復團隊是自建館以來一直傳承著的一種技術,傳統的師傅帶徒弟模式,在今天依然存在,而且是國內唯一。時至今日,中國電影資料館已經完成400余部電影的2K修復工作。 

人工與智能修復相輔相成 

當前,電影修復的主要方式有兩種,分別是人工修復與智能修復。 如果把三大修復流程按照金字塔結構排列,物理修復無疑是最底層的塔基。這也決定了膠片電影修復過程中,人工的重要性與不可替代性。短期內批量化的數字電影修復過程中,智能修復的性價比較高。 “人工修復的瓶頸在于人力與效率,比如一個2小時的電影,人工修復下來需要10個團隊20天,30萬的成本。而AI修復的優勢在于效率與成本,一個2小時的電影,AI修復只需要12小時。”愛奇藝技術專家馮巍對記者如此表示。

愛奇藝參與修復的電影《護士日記》

據了解,愛奇藝通過自主研發的ZoomAI視頻增強技術(主要針對數字介質),對50部經典國劇、30部經典電影等進行修復。2019年已上線22部修復電影,包括《勞工之愛情》、《地道戰》、《白毛女》、《劉胡蘭》等經典影像。

修復版《勞工之愛情》

從商業角度而言,智能修復在數字電影修復方面的確能夠有效控制邊際成本。但是,如果畫面劃痕特別大,比如半張圖片都損毀了,還是需要人工修復,因為人可以腦補一些電影畫面與細節出來。 “我們在修復的過程中,就出現了畫面缺失的情況,這就需要有豐富經驗的修復師根據劇情畫面去進行二次創作,保證畫面的完整性。”李思在談及89版《開國大典》修復過程時感慨到。

據悉,此片是基于國際最領先的MTI DRS技術修復,80%的修復工作量是AI完成的,其余則是基于AI技術預處理,然后通過修復師判斷修復結果并結合實際畫面修復。 “大量歷史資料片鑒于當年的拍攝,洗印,保存條件,再加上轉印,大多數問題修復極其復雜困難,這時AI能發揮的作用就相對較小,而修復師的能力和經驗就是唯一的解決方案。”李思認為雖然智能修復解決了此片80%的問題,但也是數量上而不是質量上。 綜合而言,電影修復是技術與藝術的結合,人工是不可或缺的根本所在。而智能修復能夠在一定程度內解放勞動力,提高工作效率。兩者相輔相成,各有千秋。

成熟商業模式仍是一道思考題 

2006年,國家開始實施“電影檔案影片數字化修護工程”,計劃每年投入3500萬,由中國電影資料館牽頭,聯合中影集團、中國電影科學技術研究所、中國電影數字節目管理中心等機構,一起參與這項工程。 目前,擁有電影修復業務的公司主要以國企為主,少量民營企業集中在背靠BAT互聯網巨頭的公司中。

從實際成本與經濟效益而言,絕大多數企業是“用愛發光”。但這并不代表未來修復電影的商業盈利模式之路不通。 “老片的商業價值在于,一些經典老片有個很高的藝術價值和教育意義,在任何時間段都會有希望觀影的人群,從而帶來相應的經濟價值。比如愛奇藝修復的《地道戰》、《白毛女》等經典電影,在后臺我們可以看到仍有比較高的熱度和觀看人數。”馮巍對小電君說到。

有些老電影的修復,則與“天時”有關。

三維六度(北京)文化有限公司投入很大成本修復的《開國大典》,正好趕上新中國成立70周年,擁有一定市場潛力。對于修復電影理想的商業模式,李思表示可以挖掘老電影的相關衍生產品等,公司當前的重點在于培養人才,孵化市場。

《開國大典》看片會現場

2009年,王家衛導演的《東邪西毒》修復版內地重映,獲得了4000萬票房。2012年,同樣修復上映的《新龍門客棧》僅獲得了644.2萬票房。2015年、2018年分別修復重映的《甜蜜蜜》、《阿飛正傳》,取得了1233.1萬票房、1973.9萬票房。

國外進口修復電影中,2018年上映的《龍貓》、2019年上映的《千與千尋》分別取得了1.73億、4.86億票房。經典電影修復以后的院線重映票房表現,不容小覷。現實情況下,絕大多數修復電影無緣進入院線播放。 

修復電影的變現渠道及成熟商業模式,仍然是一道思考題。在多方的共同努力下,老電影的社會及文化價值已經凸顯。這些價值顯然是無法用金錢來衡量得與失。

采寫/五年
首頁  »  影視資訊  »  這才是《決勝時刻》最大“彩”蛋 揭秘電影修復
北京pk10稳赢法